热线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|

4008-888-888

中山装拄着拐杖打开自己的收藏品

时间:2019-01-23 22:28

  姥爷给人的印象总是刻板的、严肃的、不苟言笑的,亦如他的中山装,左右对称,领子口、袖子口无不体现着中国文化中那种方方正正的感觉

  姥爷的中山装总是一年四季不离身,春夏是涤纶泛蓝的,秋冬是黑色呢子的,飘雪的时候再穿一件棉大衣。不管是行走在田间,还是领着村民挖渠铺路,穿着中山装的姥爷总把腰背挺得笔直

  家中有一张姥爷在秧田边的照片。照片上,姥爷卷着裤腿,戴着斗笠,身边是箩筐、扁担,是晚霞映照下的田埂与远山。姥爷拘谨地盯着镜头,眉头皱着,泛蓝的中山装紧绷绷的,透着一股农民的朴素和坚韧

  姥爷的中山装上永远别着一支派克笔。那支钢笔,据说曾是一个乡间地主的,后来辗转到了姥爷手中,姥爷视其为知识的象征

  因为这支钢笔,姥爷被村里人视为读书人、文化人来尊敬。谁家娃娃要取名了,总要央求姥爷斟酌斟酌。姥爷不免要搜肠刮肚一番,然后取下胸前的派克笔在纸上写下“子坤、振华、志方”之类的名字。村里许多父辈的大名都是出自姥爷之手,直到多年之后,许多人依然会念及姥爷的这份情

  其实,姥爷一辈子没上过学,新中国成立后才在扫盲班里学过一些,能背得出《百家姓》《三字经》,后来勉强做了村里的支书。姥爷经常会写出一些“白字”,比如“庄稼”总写成“庄加”,“原来”的“原”字总写作“厂”字头下加一个“元”字。但不管是记账本还是写文书,姥爷总是一笔一画,写得很认真,比割麦子、荷锄头的时候更加肃穆庄严

  姥爷固执、倔强。姥姥常念叨“五毛钱”的故事。以前,村里每家都要上缴农业税。有一年,全村的农业税税款就剩老赵一家的五毛钱了。姥爷上门催了几次,老赵二两酒上头就吼了一句:“你当村支书,还缺这五毛钱吗?”这可把姥爷气坏了,非要拉着老赵去村里翻账本,证明自己的清白。当然,村里人谁也不信一直住着茅草屋的姥爷是个腐败分子,纷纷劝姥爷别往心里去。但姥爷还是把村里的收支一笔一笔写在纸上,贴到了村委会的大门口。他说:“自己是员,就要对得起这个称号。”

  每每听到姥姥念叨这件小事,姥爷总是扭过身去,不高兴地说:“和小孩子说这些做什么?”后来,我问起姥爷为什么对这五毛钱这么较真,已经拄上了拐杖的姥爷说:“五毛钱的事也是公家的事啊!”

  受姥爷影响,家里的四个孩子都坚持上完了初中,小舅还念了高中,成为走出乡村的第一人。改革开放后,大舅、小舅、大姨也都成为去城里淘金的领头人,接触更加广阔、更加多彩的世界

  生活日新月异,大舅、小舅曾赶时髦,为姥爷买了西服和更好的派克钢笔,但姥爷一辈子穿惯了中山装,对“洋装”提不起半点兴趣,只是收下了各式各样的钢笔。那些钢笔包装精美,姥爷没舍得用,也不许我们小一辈的“觊觎”,都锁在靠床的抽屉里

  后来,姥爷定了一个规矩——只有考了年级第一名的孩子才可以从他的抽屉里挑一支钢笔。因此我们的童年,考年级第一的诱惑不仅在于能走上学校领奖台,还在于带着奖状跑回家,放声高喊“第一名,第一名,第一名”,以便让耳背的姥爷听得更清楚。只有在这时,严肃刻板的姥爷才会绽放笑容,拄着拐杖打开自己的收藏品,慈爱地看着我们在那里挑选自己心仪的钢笔

  因为从小读书用功的原因,一向严肃的姥爷对我格外亲切些。我不止一次想要姥爷胸前的那支派克笔,姥爷总是笑着说:“等你成家立业了再送给你……”

  多年以后,那件中山装已经不在,那支被岁月磨得失去了原来样子的派克笔也随姥爷去了。偶尔在整理书柜时,翻看着自己当年的成绩单和一支支从姥爷那里得来的钢笔,又会记起那个穿中山装的可爱老人以及他留给我们家的宝贵财富



相关推荐: